南北之余

阿余说她想唱首歌给你听啊@NB

【山花】家里进了强盗怎么办

魏白白魏无差
内含一点点双北  不喜误入
就是一个全世界都在助攻他俩的故事

1
最近大家都有点不正常。

先说说何炅撒贝宁这二位吧。

平时秀秀恩爱虐虐狗什么的都算正常操作,不过最近二位老师总是笑而不语的看着我是什么情况啊?尤其当是白敬亭抽风的时候,他俩看我的眼神简直都要冒光了。

看得我浑身发毛,求您二位还是专注虐狗继续过眼神里只有彼此的生活吧谢谢您了。

然后就是刚刚说的这位白敬亭白大爷了。

这位大爷最近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到处和我过不去啊,事例太多以至于我都有点说不过来。

三天两头来我家串门,然后——

在我和何老师视频聊天的时候走路没注意然后碰掉了网线啊,或者在我和魏晨哥一块玩王者荣耀的时候突然出现在我们队伍里然后一顿神操作送人头干扰我俩游戏体验啊,或者不小心吃掉了鬼鬼从台湾给我带回来的特产啊,等等。

然后不正常的就是我的这群朋友们。

你说正常情况下要是身边有这么一个随时发作的主,那见到还不得躲的远远的吗,可是他们非但不生气,反倒是爱上了这种受虐的感觉。

具体表现就是大家在经历过小白的摧残之后,却对我更好了,没事拉我吃个饭给我送点东西的都成了常态。

怎么说呢,有点受宠若惊。

最后不正常的人大概是魏大勋,也就是我本人。

我这人自认还是挺认死理挺较真的一个人,和撒老师在节目上一言不合就能从开头就开始掐掐掐一直掐到结尾那种。

但是对着白大爷最近干的这些无法无天的事儿,我却一点脾气也发不出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可能是我太善良吧,要多给智力低下的小可怜一些温暖。

嗯就是这样。

2
经纪人帮我接了一个运动品牌的新品广告,和鸥姐一起。

其实就是穿着他们品牌的衣服拍几张照片做宣传,工作量也不大,差不多一个小时就拍完收了工,品牌商送了我俩一人一双马上还没上市的新款跑鞋。

鸥姐拿着鞋子瞧了瞧,又看了下我的,眨了眨眼,说:“这情侣款里女款的颜色配的我还挺喜欢的,正好最近拍戏累的很,可以拿去片场穿。”

“鸥姐最近在拍戏呀?”

“刚签了合同还没官宣,和小白一起,最近正忙着赶拍几场戏,大家时间都挺紧的,拍广告的时间还是我请了好久的假才给的呢。”

哦…怪不得最近某人这么安静没来折腾我,原来是被困在片场了…

晚上我正抱着手机享受一人世界的时候,我家那个沉寂了好几天的门铃又响了。

一开门果然又是来蹭游戏机玩的白大爷,他不来没人陪我玩,一个人和系统对战又太无趣,说实话这几天我还有点想他。

电视前面的柜子上整整齐齐的摆好了两个手柄,我拿起一个递给他,指了指旁边的沙发,让他坐下挑游戏。

他视线一瞥却看到了之前和鸥姐拍广告送的那双情侣鞋,说,“这双鞋我好像在片场看鸥姐穿过啊?”

“嗯对,一个品牌找我们代言的,之后送了我们一人一双同款。”

看到他眼神变了的一瞬间,我心里就升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

然后预感马上就成了现实了,只见他飞速甩掉了刚进门换上的拖鞋然后套上了那双新鞋,我都没来得及拦住他。

“不是,白敬亭你这是耍赖啊!”,我觉得这孩子可能有点毛病。

“哎呀大勋你别急啊就这一双鞋吗!我家鞋柜里满满当当全是鞋,到时候你随便拿想拿多少拿多少。”

“你鞋柜里的鞋都那么…”

我一个“丑”字还没说出来就接到了白大爷警告的眼神,机智的我立马改了口。

“都那么时尚的!还是更适合玉树临风的你所以你自己留着穿吧。”

最后游戏没玩成,我倒搭了一双鞋进去。

唉,怎么办啊,看到那张脸我就说不出责备的话了。

3
今天去何老师和撒老师家吃晚饭,一晚上狗粮吃的我饱饱的。

当然饭也吃的饱饱的,不得不说两位老师真的是厨艺了得。

看我吃的开心,何老师说让我打包一点饭菜回去明天吃。

我摇摇头,“可不用了何老师,估计我打包回去也进了别人肚子了。”

“哦?大勋最近怎么回事?”我怎么觉得何老师笑的不大对劲…

“就白敬亭啊,那家伙最近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别人给我带点东西他准得抢过去,我和别人说几句话他准保来捣乱。”,我叹了口气,“他前两天还把我和鸥姐代言那双鞋骗走了,我还没敢告诉鸥姐,怕她生气。”

“你放心,你鸥姐什么都知道,不会生气的。”撒老师微微一笑,又把一盒巧克力塞到我手里,“大勋你把这个也拿走吧,问起来你就说是我认识的一个女编导送的。”

我打开盒子看了看,“诶不对啊撒老师,盒子里的卡片上还写了撒撒love炅炅呢??”,给我点吃的也要强行喂一波狗粮吗?

只见何老师面不改色的拿走了卡片,小心的揣在了口袋里,狠瞪了撒老师一眼,说,“助个攻你都出岔子!”,然后笑的一脸和煦的对着我,“大勋你什么都没看到,你只要记着这巧克力是撒老师认识的某女编导给你的就行了。”说话的时候还特意把“女”字咬的很重,生怕我记不住似的。

“哦……”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这对狗男男推出了门。

让我和别人说这是女生送的巧克力?不是我说,他俩怎么知道有人会问哦?

一头雾水。

4
今天小白又来我家串门了,理由是家里的热水器坏了没办法洗澡。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哗哗的水声我就想,这孩子过的是有多惨,这个月热水器坏了第三回了,也舍不得换个新的。

赚来的钱怕是都填补进鞋柜里了,我那些被他用各种理由骗走的东西想一想也没什么了,小孩看起来怪可怜的。

我觉得我本人的形象又高大了几分。

正想着,小白从浴室出来了,边擦头发边往外走。

看着他浴袍下面隐现出的身体线条,啧啧啧,这身材是比我好一点。

然后他拿起来那盒巧克力说,“你还爱吃这个?啧,还是心形盒子…”说到这他好像察觉了什么不对,狐疑的看着我。

“啊不是,巧克力是撒老师给的,说是他认识的一个女编导送我的。”我按照撒老师教的实话实说。

然后面前这位白大爷的脸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沉了下去。

看到他脸色不好我突然有点心虚,就在我东想西想不知道说点什么缓解这尴尬的气氛的时候,就听到他说,“你不能收这个巧克力。”

听到他和平时截然不同的语气,我一个轻颤。

白敬亭走了过来,伸手按住了我的肩膀,我们四目相对。

“看着我,魏大勋。”

“魏大勋,和我交往吧,我知道你喜欢我,你的眼睛藏不住东西。”

我一下子愣住了,不敢相信地看向他,怀疑刚刚那些话是否真出于面前的人的嘴里。

白敬亭…要和我交往?还有…我喜欢他?

白敬亭低下头,坚毅的眼眸望着我。我们中间空了一段距离,乍一看就像是两个好兄弟在说话而已,谁能想到我们的谈话内容这么惊人呢。

白敬亭笑了,笑容自信满满,“魏大勋,你喜欢我的,不是吗?”

是了,这样的话最近一切的异常都能解释清楚了,我喜欢他啊。

这么想着,下一秒,我抓过他的肩膀,朝他好看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冲动到去吻他,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会主动,吻一个男人。

本来在想像中应该是我无法接受的行为,但在双唇接触那一刻我的心跳却突然有点加速。

因为对方是他,所以这种事好像一点也不讨厌呢。

“嗯…感觉不错,看来你说的没错。”我看着他笑了。

然后我发现,刚刚还一脸自信的某人现在连耳根都是红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白敬亭你脸红了啊?你刚才撩那两下看起来不是挺有底气的吗?”

然后他似懊恼的推开我,捂着刚刚被吻的唇,说,“谁脸红了!明明是你看错了好不好!”

看到他跳脚我突然有了一种扳回一成的感觉。

然后我突然想起来被他抢走的我的东西,问他:“喂,我说,你今天这样是不是因为又看上我什么东西了?”

“魏大勋,从始至终我看上的东西,就只有你一个。”

END

评论(12)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