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之余

阿余说她想唱首歌给你听啊@NB

【山花】做魏大勋的女性朋友太难了

第三人称视角,也就是我本人
魏白白魏无差
OOC勿上升

1
魏大勋曾经和我说过,他弟弟小白有点粘他。

我本来没当回事,可是当我见到白敬亭的时候我就明白了。

世上有萝莉控御姐控正太控当然也有兄控,白敬亭看我的眼神,emm我觉得他就差把“我哥是我的”这几个字pia在我脸上了。

天地良心我和魏大勋只是从小一块长大玩的比较好,而且我恰好性别女而已,我发誓我虽然性别女但是爱好绝不是魏大勋。

而且魏大勋的爱好也不是我,他三句话不离的绝对是他家的便宜弟弟。

为什么说是便宜弟弟呢,因为他俩其实也没什么血缘关系,就是重组家庭硬凑成的兄弟,简单说就是魏爸爸和白妈妈前阵子结了婚。

于是魏大勋最近就多了个便宜弟弟,虽然提到父母再婚这种事可能一般人想到的都是孩子们之间的家庭大战,可是魏大勋和小白一家人却相处的意外的好。

买奶茶的时候会帮小白带他爱的卡布奇诺,出去玩没法早回家的时候一定要打电话告诉小白,对白妈妈也是绝对的好。

就像这次他约我出来,就是为了给白妈妈挑生日礼物,说是女生挑的礼物会更合白妈妈的心意。

啧啧啧,真是好男人。

当我按照约定的时间到了商场的时候,见到的却不止魏大勋自己。

他身边还跟着另外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目测比我们小,长得有点帅哦。

估计就是传说中的小白了。

只见那个小弟弟黑了脸,拉扯着魏大勋说,“原来你说出门买东西是来和女孩子约会的?”说着还搂上了魏大勋的肩膀,眼神杀过来得意的冲我笑。

仿佛能抱到魏大勋是多了不起的事。

我一脸黑线,本姑娘对那傻大个没兴趣好吗!现在的小孩占有欲都这么强吗……

魏大勋摸了摸他的背以示安抚,说,“请阿余姐出来是为了给阿姨买礼物啊,你也知道我不懂女生,不知道阿姨喜欢什么。”

然后魏大勋抱歉的冲我笑了笑,用嘴型说到,“不好意思,小白就是有点小脾气啦。”

还不是让你惯的,我心想。

说完话我们正要动身去买东西,白敬亭一个转身“顺便”插在了我和魏大勋中间,搭着魏大勋就走了,脚步飞快。

留下我一个小短腿在后面。

怎么白敬亭就把我当敌人看了呢……我和你哥还不会说话的时候就一起玩了那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我郁闷的直在后面蹦跶,然而魏某人正忙着哄炸了毛的弟弟根本连一个眼神都没分给我。

魏大勋,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这个重弟轻友的人!

我恨。

2
虽然很气但是我还是拼命倒腾我的小短腿跟了上去,毕竟答应了帮忙给白阿姨买礼物的。

想想就很气,我费心费力是为了给你妈买礼物白敬亭你一小屁孩跟我过不去干啥!

“哥,我觉得这些礼物妈妈都不喜欢,这些东西完全都不流行的啊。”这是白敬亭陪着我逛了一圈之后给的评语。

shit,你一个小屁孩懂毛线的流行。

本来我一个好好的星期天结果被一个炸毛的小孩挑了一天刺,我真是恨,早知道这样我宁愿背叛姐妹情放魏大勋鸽子也不会来的。

不过这么想也不对,我和魏大勋做了这么久的好姐妹了(什么鬼哦哈哈哈),我得忍。

魏大勋怕是也看出来我被怼的有点可怜了,过来和我说,“抱歉啊阿余,之前小白不是这样的,你相信我,他相处下来真是个很可爱的人了。”

我摆了摆手示意没事。

然后魏大勋又张嘴了,“可是小白在我面前都好好的,怎么就对你这么有敌意呢,啧啧啧,你也反省一下。”说完还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然后上前面拽着他家小白找礼物去了。

呵,我真是敬我们的塑料姐妹情。

我为啥被针对魏大勋你心里没点balance数吗?还我要反省一下?我看不仅白敬亭是个明显的兄控,魏大勋也是个隐藏的弟控。

重弟轻友!!!

我看着前面两个大高个的背影,他俩的对话一字不差的落在我的耳朵里。

“哥你不该和其他女生走那么近的!”白小霸王霸道的说。

“只是来替白阿姨选礼物啊,阿余是女孩子更懂阿姨喜欢什么的。”魏大勋失笑。

“我看就是阿余姐缠着你,要不然你怎么不来找我!最懂我妈的难道不是我吗!”

自pia一下自己的脑门,我头上的青筋正突突的跳,不是,这怎么又脑补出我缠着魏大勋了呢。

我突然有了一种把白敬亭拽过来并敲他头的冲动。

然后再大声告诉他,我是无辜的,别再给我乱扣屎盆子了啊小混蛋!

不过白敬亭说话的时候还是叫我姐的,嗯我承认听到之后我没那么生气了。

清了清嗓子,我冲那两个越走越远的背影大喊,“白敬亭你可拉倒吧!刚逛街连口红色号都认不全的人是谁!一进首饰店就打哈欠的人是谁!买礼物的事交给你俩怕是白阿姨得哭出来!”

我这一嗓子成功让前面两个拌嘴的人停了下来,然后只见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一溜烟跑了。

走之前还给我留了句话,“啊呀你们女孩子的东西我们真的逛不来,总之拜托你挑好礼物来找我俩好了!”

不是你俩跑这么快我去哪找你俩啊!

该死的,我收回刚刚我没那么生气那句话,我觉得我现在气的要去世了。

如果我翘辫子了我做鬼一定天天缠着你俩。

“混蛋我和你们势不两立!”

3
生气归生气,东西还是要买的。

没有了那两个碍事的人的干预,买东西就顺利多了,我很快挑好了我觉得很合适的礼物打好包装走出商场,正好接到了魏大勋的电话。

“我和小白在家里等你,辛苦啦,到时候我请客。哎呀你别闹我打电话呢……哎呀好了先不说了等你啊拜拜。”说完飞速挂了电话。

emm很好,我一个字都没来得及说只能在风中凌乱着,完全OK。

我又抱着礼物走到他们的家,压制住砸门的冲动按了按门铃。

“来了来了。”魏大勋的声音从门那边响起,然后就是一阵跑过来的脚步声。

进了门把手上东西递给了魏大勋之后,就看见白敬亭走了出来。

“哥是谁啊?”白敬亭穿着拖鞋从卧室探出身子,看到是我顿时垮了脸,“怎么又是你哦。”

我瞪他一眼,“不是我的话谁把礼物给你送过来?”

魏大勋也说,“你阿余姐累了一天了,你别惹她了。”

白敬亭抓住他话中的漏洞,“那她不累的时候我就能惹她了呗?”

魏大勋被怼的不知道说什么,愣了半天憋出来一句,“你们俩先坐,我去拿点吃的。”

然后我们一块进了魏大勋的房间,魏大勋前脚刚走,白敬亭像是终于逮住了和我单独相处的机会一样,盯着我说,“不要以为我哥对你好就是有什么,我哥对谁都那么好。”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你不会是把我当你哥女朋友了吧哈哈哈哈哈哈?我会看上他??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我这一笑颇有停不下来的意思。

“嗯哼?”白敬亭狐疑的看着我。

“我真不喜欢你哥,真的,而且他绝对绝对不喜欢我,我保证。”喜欢我才怪嘞,一天不到,对我的称呼从阿余变成了他小白弟弟的阿余姐,我还能说什么。

十几年的姐妹情真是啧啧啧。

然后我抬头看了看,我和魏大勋认识这么久,这是我第一次观察他的房间。

房间里有很多很有违和感的东西。

就是,以我对他这么多年的了解,知道他根本不可能喜欢的东西。

现在想一想,喜欢这些东西的是谁,看来显而易见。

房间里最显眼的地方挂着一张照片,上面魏大勋和白敬亭两个人勾肩搭背的笑的正开心。

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诶对了白敬亭你生日几月几号?”,我问。

“10月15号,怎么了?要给我送礼物呀?”听了我刚刚的话,白敬亭对我的态度软了不少。

“魏大勋的手机锁屏密码是1015,我前几天不小心看到的。”

前几天我俩一块上课我不小心瞄到了他解锁手机,1015,这么明显的一个生日的数字,我当时就嗅到了一丝八卦的气息。

更让我鸡冻的是,我问了魏大勋他竟然支支吾吾不说话还脸红了。

我当时就想,完了,我的小姐妹怕是陷入爱情了。

然后我最近一直致力于狗仔行业发掘这段爱情的真相,啥方法都用上了就是啥也没问出来。

可没想到这爱情就在我面前上演了一天我竟然没发觉。

我不禁感叹自己真是个天才,红娘本娘。

然后本天才重重的拍了下面前愣住的小弟弟的肩,冲他点了点头。

白敬亭显然被我的手劲吓了一跳,但是我绝对不会承认我是为了报今天差点被气死的仇。

“白敬亭我看你有戏!”,说完我挥了挥手就走了。

等着看好戏呀嘿!

4
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但是从那天晚上小白加了我的微信然后给我发了个超大的红包来看,我觉得应该差不多了。

你问我出卖姐妹的感受吗?

挺爽的。

但是不得不感叹一下,做魏大勋的女性朋友真的很难。

就这样。

END

评论(12)

热度(352)